铜官,一座烟囱的森林之城

4  2019-04-19 17:35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冯竞萱 长沙报道

2017年,龙育群开始了望城铜官烟囱的拍摄。每次去铜官,他的镜头里都有烟囱。
这源于一次偶然的铜官之行,龙育群路过一座破产荒废的老陶瓷厂,厂区一片荒芜,杂草中横陈着破败不堪的车间,锈蚀的铁栅门被铜锁扣住。看到庞大的车间与原本高高矗立的烟囱仿佛囚徒般被小小的栅门网住,他产生了拍摄的冲动。
    在两年拍摄期间,他发现,整个铜官就是一座烟囱的森林之城。在铜官随处可见烟囱,随便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回头一看挡风玻璃,烟囱挤进了车窗。“铜官就这么热情地欢迎你!”龙育群是这么理解的。
    龙育群从当地人口中了解到,这些烟囱都是过去陶瓷生产过程中保留下来的,过去窑在哪里烟囱也就在哪里,铜官人引以为豪的是与烟囱为邻,即使现在烟囱都已不再使用。
    龙育群将图片发布在网上后,引起热烈讨论,有网友评论这组图“抓到了铜官的筋脉,通过一组栅栏,区分出铁锁锁闭的过去,与特色发展的现实。”龙育群说这只是拍摄心迹的记录,他坚信那高耸的烟囱过去、现在、今后都是铜官人昂扬向上精神象征。铜官街道办事处主任余款十分认同这个观点,他认为烟囱是铜官的名片和财富,应作为历史遗迹保留下来。
    (以下图片由龙育群授权发布。

透过栅栏,庞大的车间与原本高高矗立的烟囱仿佛囚徒般都被这小小的栅门网住。

在铜官随处可见的一定是烟囱。不管什么地方,哪怕是爬满青藤的阳蓬也无法遮挡住烟囱的身影。

铜官的窑在哪里烟囱就在哪里。

硕大的烟囱底座,与绵延的厂房,虽然屋顶已被掀掉部分,仍不难看出当年的规模与红火。

放眼望去,突然发现整个铜官原不过就是一座烟囱的森林之城。

在铜官随便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看一眼玻璃,烟囱挤进了车窗。

即使木头搭起几根栽种瓜果的架子,相伴的也一定是烟囱。铜官人引以为豪的一定是与烟囱为邻。

陶艺村一间作坊后面,废弃的泥料堆中两个女神雕塑靠墙立着。作坊后,装饰着“中国铜官国际陶艺村”几个大字的烟囱边还有个不起眼的小烟囱。据作坊主人介绍,现在铜官主艺术制陶,烧窑改用电气炉,大烟囱已不再使用。

烟囱在废坵中高傲地挺着身躯。

与烟囱相伴的总是这些废弃的出品。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首画意般的田园牧歌。

蓝天下,“迎新春祭窑神”的横幅格外通红。

宣示湖湘第一窖的姚记老坛广告牌。

铜官国际陶艺中心。

爬上车间屋顶的杂草。蛛网般横在天空的电线仿佛要将远处的烟囱、近处的车间,连同那墙头的杂草一网打尽。

电线仿佛在无限延伸,横过古镇的上空,网住破旧的楼房和远处高耸的烟囱。

整修一新的厂房上装饰着“中国铜官国际陶艺村”几个英文字,同样内容的汉字高高悬挂在厂房后烟囱上。

烟囱高高的挺立,卫士般守护在湘江边。江中,正缓缓驶过两艘满载的轮船。

登上观景台,放眼望去,一片郁郁葱葱的青翠环抱着铜官独有的陶瓦覆盖的农舍,几树盛开的玉兰簇拥着一座高耸的烟囱。烟囱插入蓝天。白云抚摸着烟囱。

    摄影师简介:

    龙育群,著名书法家、摄影家,湖南教育出版社编审


用户发表内容仅代表用户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看法。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图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em:94:]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