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有强:洞庭西,一部改革开放40年地方影像志

8已有 8654 次阅读  2018-08-22 09:46
   
   一张照片总被喻为一个切片,那么数十年有目标有线索的持续拍摄就可称为“长篇小说”了——湖南常德的摄影记者赵有强就是这么定位自己作品的。出生在洞庭湖西边的沅水河畔,1987年开始自学摄影,1992年成为专职记者,赵有强的镜头始终关注着家乡的星移斗转,大政方针在基层的落实执行,街头巷尾的鲜活故事,典型人物的立体真实,普通乡邻的细腻情绪……看似散点式的构图,却结构出一部可观可感的“洞庭西”地方影像志,更是一份充满诚意的改革开放40年的区域性标本。 

建筑工人 1997年7月6日,常德火车站建设工地。


一位印象深刻的拍摄对象


我1987年开始学习摄影,这之前,曾系统地接受过装潢设计中专课程训练。

1992年,我成为常德日报社的专职摄影记者,如今,已在这家媒体工作了26年。在地市报社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任务重、压力大、能遇到称得上“好新闻事件”的机会非常少。为解决这些问题,我的应对方案是8个字:苦读苦思,苦寻苦做。苦读,是既要通读摄影技术、艺术类的书,又要读新闻摄影的名家名作,还要读时事政治,对重大国策、省市文件必须做到详读细解;苦寻是以经典为镜子,以微观选点来呈现与表达宏观构思的题材。

初当记者的十年,我每年见报数量在450幅左右,用数量换取质量,是每一个新闻摄影师必走之路。

后来这些年,我无法统计自己拍摄了多少张照片,因拍摄带来的刻骨铭心亦有不少,比如为采访援藏干部,被困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之巅饱受冰雪之苦,为拍摄山村教师,路途险遭重大车祸,探亲途中,为抓拍到抗洪抢险新闻,让7岁儿子走失,幸被好心人从洪水中救走等。

拍摄,记录……我的镜头中不断收录改革开放中的苦与乐、爱与恨。摄影,让很多的人走进了我的生活,并影响了我的世界观。农民杨绍军,1996年创办孤儿院,首批收养26名孤儿,到现在累计收养了526名孤儿。他把所有的积蓄,无限的爱心倾注在孩子们身上,让他们生活幸福,其中不少人都大学毕业。杨绍军为什么要这样做?22年来,我一次又一次去孤儿院拍摄,与有些孩子保持长期的“私聊”关系,试探、暗访、细心观察,希望寻找到人们都在问的那个“为什么”。我用图片告诉自己和他人,杨绍军是为富有德、有富有仁的楷模,他用善举树立了今天如何当富人的标杆。我的结论与社会对他的广泛评价完全一致,乡亲们称他为“杨(活)济公”,国家授予他“全国道德模范”。

分水果 1996年5月,阳光孤儿院的孩子领取水果。该孤儿院是由常德市武陵区丹洲乡阳湖村致富农民杨绍军出资办的,收养孤儿26名。

发廊三姊妹 1999年10月,常德市城区,农家三姊妹在自己开的发廊内待客。

渴望再就业 2000年3月,常德,在市政府主办的再就业招聘会上,人们寻找新职业。

最满意或影响力最大的作品

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因为满意的标准,总是在不断变化,看的东西越多,越会发现自己的不足。我保持对新生事物的浓厚兴趣,保留着在百度上连续点击、追根求源查找某事件某课题某人物链接的习惯,力争拍摄出一些鲜活、自然、生动、有韵味并带稍许幽默的好照片。

事故 1988年11月,桃源县马家渡大桥,两位夜骑自行车者从护栏缺口坠河溺亡。

达标牌的烦恼 1995年12月,桃源县某乡某村有71块达标牌。因村部太小,村支书只好哪个部门来检查便优先挂上哪块。


最认可的他人评价

勤奋努力,处世低调。表现手法平实,照片接地气、有趣味,很逼真。当然,这都是老师和朋友的抬爱之词。


职业生涯的总结

我1964年出生,按政策在岗时间还会有六七年。如果再加上退休后的业余摄影师生活,我的摄影之路还很长很长,此时总结职业生涯,感觉很难回答。我感到很充实的是,因为摄影,让我体格健壮;因为摄影,让我看到了常人容易忽略的许多生活细节;因为摄影,让我有时孤独,有时又感觉朋友太多太多……

生意人 1999年8月,从常德海关走出的生意人。


作品的主要线索


我拍摄线索的来源,主要靠“随缘”。

初学摄影时,我只要拿起相机便是日出日落不停拍,超广(焦)加长(焦)变着拍。这些看似主动实则被动的拍摄方式,让我的线索集中在“赶场”中,爱光鲜、爱热闹,被所谓的摄影语言所纠缠。

1997年前后,我渐渐学着理清拍摄思路,把关注点逐步移到与生活紧密相关的画面上来。通过阅读,通过比较,寻找生活中那些有正能量、有影响力、有大背景、有时代特征的题材,拍单幅时,突出它的瞬间冲击力;拍专题,重在讲好故事。这些年来,我重点拍摄的专题有《富农》《与文字无关》《民以食为天》《杨绍军收养孤儿的故事》《洞庭西》等。为了丰富这些题材,我相机不离身,走到哪拍到哪,边拍边梳理。这种寻找线索的方式,看似有些随意,实则处处用心。由此而得来的照片亦是初看平淡朴实,细看自然天成。


摄影改变了什么


摄影是我的兴趣爱好,也是我的衣食父母。如果几天不摸摸照相机手就会发痒,如果一旦失去摄影记者这份工作,吃什么喝什么怎么生存?将会让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无序起来。

其实,真正让我受益的是精神寄托。摄影,让我学会了独立思考,并能用影像来表达我的价值观。


新时代的关注点


立足本土,一如既往,传播正能量,记录真善美,用图片讲好身边的故事。


给年轻同行的建议


干一行爱一行。既有把摄影当业余爱好的放松心态,又要肯花时间与精力用在摄影上。


用过的相机


1987年,购买了日本产确善能(带标头)相机。当记者后,使用过尼康FM2、F100、D3S数码,索尼黑卡,配有17-35、28-70、80-200尼康镜头。从2010年起,基本只用35毫米、50毫米镜头。 


文章刊发于《中国摄影报》·2018·62·2版  摄影 | 赵有强



                                     赵有强部分作品欣赏





用户发表内容仅代表用户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看法。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图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em:94:]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