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阿信的镜头:走街串巷第7年

9已有 7055 次阅读  2018-01-12 15:50


2017年是阿信坚持每周末走街串巷拍摄的第7年。这一年,他的镜头关注了什么?依然是:老街因为在长沙的老街土生土长,所以对老街有着特别的情结。他想用自己的镜头留住城市的记忆,留下新老长沙人生活的标本。


这一年,他关注了什么,把镜头对准了什么呢?阿信对一年来拍摄的作品进行了梳理,每月选择2张没有发过的片子作为代表,分类成集------“棚改篇”。图文、阿信

1

18日,宝南街,一妇女站在征收宣传牌边,神情有点迷茫。宝南街南起五一大道,北止中山东路,因清代在这里设立宝南钱局,故得此名。20世纪90年代以来,宝南街成为了湖南最大、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手机卖场之一。

20169月,长沙市芙蓉区启动蔡锷路两厢棚户区改造,对宝南街区域展开提质,老街将蝶变一新。宝南街承载着几代人的回忆。充满着喧嚣市井气息的宝南街,将沉默地从我们的生活里离去。

128日,大年初一。连升街一小巷里,两男孩在放花炮。连升街东起三贵街,西止福庆街,通过福庆街、九如里、梓园、永清巷等街巷与潮宗街连为一体,为长沙市13条历史街巷之一,新铺设仿旧麻石路面。从20159月开始,潮宗街街区棚改项目启动,项目范围为福庆街以东,潮宗街以南,中山路以北,黄兴北路以西所围合区域。连升街属于这一范围。这或许是男孩最后一次在这里过年、放花炮了。


 【2

212日,里仁坡巷口的炸油条摊在围档下苦苦经营。里仁坡巷属于南门口棚改项目征收范围。

219日,三贵街一拆迁户正在搬家,男主人躺在沙发上休息。三贵街的街名与名人刘权之有关。刘权之(17391819),字德舆,长沙人,乾隆进士,授编修,参与编纂《四库全书》,出力最甚。书成后,升为侍讲,累官左副都御史,为官廉正,多次上疏,反对舞弊。嘉庆帝念其忠心,擢其为吏部尚书、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衔。70岁荣归故里,引数百百姓夹道欢迎,后人将百姓迎接刘权之的街叫接贵街,将刘权之三兄弟住的街叫三贵街。


 【3

34日,一娭毑打着伞在潮宗街走过。旧时潮宗街是出潮宗门达湘江河运码头的必经之道,因而成为米业、堆栈业的集中之地。明清潮宗街也是长沙县署和临湘驿站所在地,行人来往,车水马龙,因而旅馆业也特别发达。清本军机大臣瞿鸿机曾居于此街。1914年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在这里创办。潮宗街56号是1920年毛泽东创办文化书社的旧址。

潮宗街街区棚改项目内容为对征收部分房屋进行征收拆除和土地平整,对原有住房进行修缮改造,提升生活品质,同时完善道路、水电气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打造潮宗街主街,对两厢建筑进行“换脸”。这里将是长沙城根和老城记忆所在地,将被打造成集文化、旅游、娱乐、居住等于一体的综合性历史文化商业街区。

319日,文运街已经被围档。文运街北起中山路三角花园,南止五一大道,因位于贡院之前而得名,喻赴贡院考试文运亨通。

文运街征收属于蔡锷中路两厢棚改项目。项目(府后街地块)征收范围为东起蔡锷中路、西至黄兴路、南临五一大道、北达中山路,总占地面积约173亩。计划在该地块开发建设高端商务楼,形成集酒店、写字楼、服务式公寓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


 【4

42日,两名民工从西园北里巷走过。西园北里文化街区包括湘春路旁的西园北里、西园、泰安里三条主要街道。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的调查结果显示,西园北里文化街区是长沙不可移动文物最多的街区。这里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故事:1904年黄兴从西园北里脱险后才正式用上“黄兴”这个名字;1945年张灵甫追长沙美女王玉龄的故事就发生在西园北里;金石书画家李立在西园北里已住了整整60年;湖南两大名校明德中学和周南中学就在这个街区;左宗棠祠、李觉公馆、华兴会成立大会召开旧址、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等,都在这个街区……这个街区在拆迁北正街修黄兴北路时拆了一些,现在还留下一些。

48日,吴家坪巷一栋楼正在拆除。吴家坪巷位于古城长沙老城区南门口东南角。20145月长沙市天心区启动南门口棚改项目,征收范围为西起黄兴南路,东至吴家坪巷,北至城南西路,南至南芳招待所,总占地面积24亩。


 【5

51日,长沙锌厂仰天湖三村宿舍区几位老人在打扑克------双百分升级。这是隐藏在长沙城区的苏式建筑群区,这里有10多栋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苏式建筑。这些建筑当年是由苏联专家设计、中国十五冶施工的。过去这个院有幼儿园、子弟小学、橘子园,俨然是一个小社会。十五冶二公司升格为与十五冶平级的二十三冶后,十五冶退湘入鄂。这个院子就作为十五冶留守处。1984年划归中国有色长沙公司。后长沙公司又划归其所属的长沙锌厂。天心区2016年启动对小区的棚改。

56日,一对情侣走在潮宗街上。别看潮宗街是一条老街,它时刻散发着时尚的气息。

 

6

64日,黄土塘拆迁工地。写有“生活美好、幸福前程”的木板牌还悬挂在残垣的墙上。黄土塘位于八一路以南、韭菜园以东,地处长沙繁华地段,占地面积22.24亩,片区有10来栋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未的宿舍,用来安置因开辟清水塘纪念地而拆迁的居民。除此,多为居民自建简易住房。道路拥挤,环境脏乱差。2015526日启动征收签约。

610日,梓园巷3号主人出门。梓园巷属于潮宗街棚改项目拆迁范围。这个巷子有一处二层楼四合院公馆,为清末布政使衔道员张自牧的宅园,院内有一保存完好的戏台。民国时,张氏家族没落,宅园就被改建成了旅社。现在当地居民称公馆为“民国旅社”。 民国旅社旧址2004年公布为长沙市重点保护历史旧宅,2010年,进而公布为开福区不可移动文物。据悉,改造规划要求历史建筑不得拆除,实施最大程度的保护。

7

716日上午8:27,裕农街菜市场里的水果摊开张。裕农街属于碧湘街周边地区棚改拆迁范围。2015415日,天心区发布碧湘街周边地块棚改项目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碧湘街周边地块棚改征收项目分为碧湘街板块、裕农街板块和楚湘街板块。棚改将按照“四增两减”(增加公共绿地、公共空间、配套设施、支路网密度,减少居住人口密度、开发强度)的要求,增强中心城区的承载能力。此外,该地块征收后将建设76层高房屋,全部用来安置拆迁户,同时还将对碧湘街小学进行扩建。其余地块将用来增加公共绿地、建设支线道路。

716日,碧湘街附近的一条小巷,一男子买了菜回家。 

 

8

85日,何家巷,一家人从待拆的房屋走出。何家巷属于南门口棚改项目征收范围。

812日,天鹅塘岭巷。到处悬挂的拆迁标语打破了昔日寂静的小巷。天鹅塘岭巷是天鹅塘游路的一条小巷,顺着山势,弯曲悠长,岔路繁杂。抗日战争胜利后,陷于贫困中的居民,纷纷在天鹅塘游路两侧乱搭乱建。当时政府自顾不暇,原可饱览长沙山水洲城胜景的天鹅塘游路长期以来仅仅剩下一个历史的空地名。这种状况延续至今。如今,它已作为今年天心区启动的劳动广场及周边零星地块棚改项目范围。

 

9

92日,豆豉园巷一户人家门前,行动不便的老人在打瞌睡。豆豉园巷因解放前制作豆豉作坊集中于此而得名。2017331日,天心区政府颁布《西文庙坪周边地块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范围公告》。征收范围为西文庙坪片区下黎家坡巷以西部分。豆豉园巷列入其中。

99日,油铺街的早晨。油铺街因解放前油铺集中于此而得名,长四五百米,南通湘雅路,北至竹山园口,和芭茅洲巷、风华巷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路相互交错勾连。街道两边密密麻麻排着一到两层的早期商品房,一层大多是商铺,二层住家。早几年它的北端被拆,建起了几栋高楼。目前街的中南端保存较好。

 

10

1021日,租住在蒋家老屋的一环卫工在提井水洗衣。

蒋家老屋位于京广铁路长沙城区段的边上,一是个典型的城中村。据说,过去这里有一蒋姓人家,建有规模较大的房屋,在当地颇有影响,久而久之,人们便把这一带都叫作蒋家老屋。当年蒋家老屋片瓦不存,但除了几栋单位宿舍外,都是当地村民自建的无规则的民房。政府计划将车站南路往南继续延伸,这里是必经之地,所以,目前,已经列入征收之列。

1022日,蒋家老屋一民房前,从湖北监利来的瞿声和正在洗衣服。他在长沙从事建筑业。

 

11

1119日,白鹤巷一老人在晒衣服。白鹤巷属于西文庙坪周边地块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范围。

1123日,傅家巷夜色。傅家巷属于西文庙坪周边地块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范围。

 

12

129日,豆豉园巷一家庭麻将馆前。

129日,下黎家坡巷全貌。下梨家坡巷,以此地聚住黎姓家族而得名。北出人民西路,南接古潭街,堪称旧长沙繁华所在,也是新长沙繁华角落里的一个典型旧街巷。有人称它为不能移动的“长沙记忆”。它既有历史文化气息,也有市井生活气息,既有下里巴人的一面,又有着草根质朴的一面。它不仅是不能移动的,而且是很难复制的。按照《西文庙坪周边地块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范围公告》,它的西侧将列入征收改造范围。值得欣慰的是,这个项目将在原地打造长沙民俗风情建筑群,建设一座展示古城风貌的记忆之城。阿信希望长沙古城的棚改多一点这样的理念。




阿信扫街,不是走马观花,拍几个街面镜头完事,而是深入到街头巷尾的店里、家里,与爹爹、娭毑、叔叔伯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交朋友、聊闲谈,顺其自然地了解拍摄对象生活的喜怒哀乐。一张照片,背后就是一个或感人的、或引人思考的故事,就是一个记录这个社会变迁的活标本。这里选择阿信今年拍摄的14个长沙老街故事成集,作为阿信2017年摄影总结之——故事篇。图文、阿信

 

堤下街171号夫妻麻花店。摄于11日元旦上午10:18。汪增财准备给一饭店送麻花。汪增财,47岁,他妻子王生华,也是47岁,俩口子都是河南信阳人。一儿一女,儿子去年在福建一所大学毕业,女儿在郑州读大四。别看他们的店子又小又简陋还无店名,炸出的麻花可远近闻名,很远的人都专门跑来买,一些宾馆、饭店、南食店还来批发。麻花分甜、咸两种,91斤。 说起外出打工的经历,汪增财说:“那我是一本书。” 1990年汪增财从部队复员,就来到长沙,当时身上仅有97块钱。他在曙光路做剁饼卖。那时每天挑一个担子,一边是箩筐,一边是桌子。一做就是5年。后又到曙光电子管厂做了一二年的早点。2005年回老家,花19万转了人家一辆车跑运输,结果亏了。2007年到济南做生意,又亏了20多万。“当时一心想赚大钱。”汪增财回忆道。2008年,汪增财带着妻子王生华再次来到长沙,来到堤下街,炸麻花,一直坚持到现在。汪增财笑着说:“冒得那个头脑,还是老老实实的靠手艺赚钱。” 他们两个小孩一年的费用要6万元。这全靠他们炸麻花“炸”出来。“压力大呢!”王生华在一旁说。

 

顺心桥巷45号小南食店。摄于319日上午8:45。唐娭毑,74岁,12女,虽都已成家,但全无正式工作。45号是唐娭毑家一栋3层楼的私房。她和儿子一家靠一楼这个南食店维持生活,还要负担在哈工大读书的孙子。唐娭毑家的私房属于蔡锷北路两厢棚户区改造拆迁范围。唐娭毑着急了,她说:“房子征收了,新房还是有住,但没有门面做生意了,一家人没有生活来源了,那禾什搞罗?!”

 

通泰街132号干货店。摄于42日下午2:50。经营这家店的是一对来自湖北监利的夫妻,男的叫王永红,女的叫黎新军。夫妻俩以擅长做腊制品手艺,在他乡谋生十多年。店里卖的腊制品,都是夫妻俩自己制作的,质量放得心,店子在附近小有名气,十几年来,店里的生意一直非常好。 只要出太阳,腊味店对面的电线上就挂满了鱼鸡鸭肉,成了通泰街一个独特的风景,也是腊味店坚持传统制作的最好证明和广告。王永红介绍说:“刁子鱼1斤剖得9两,草鱼1斤剖得8两。烘干还要失称(失重)。我们是赚点加工费哦。” 王永红竖起一个手指,说:“一鱼养三家。就是说一条鱼要养活打鱼的、贩鱼的、制鱼的三家。我们为了减少成本,就直接到湘江渔民手上买鱼。赚了二家的利润,哈哈哈。”他们原本在通泰街3号开店,开了15年。夫妻俩有2个女儿,都在读书,双方都还有老人,店子的门面每月租金1250元,俩口子经济负担不轻。2013年通泰街拆迁,他们从3号搬到了132号,在异地他乡继续他们的“腊味人生”。  

 

马厂巷的黄娭毑。摄于48日上午9: 24。马厂巷47号的黄秀英娭毑,今年91岁,丈夫和儿女都已去世,剩下她一人独立生活。好在她身体硬朗,抽烟喝酒都来,洗衣做饭都行,还养了2只鸡。有点高血压,每天吃1粒降压药就没事了。一个儿媳偶尔来看看她,平时主要靠邻居关照。黄娭毑感叹地说:“远亲不如近邻啊!” 

 

师敬湾巷5号杨爹在做“杨爹甜酒”。摄于57日上午10:08。杨有粮,1956年生。饿怕了的父母给他取名“有粮”,就是希望他一辈子不缺粮。上世纪60年代,杨有粮插队落户在江永县一个叫红旗4队周姓的家里。周家只有女儿、没有儿子,主人周师傅见杨有粮品德端正、勤劳朴实,便视他为儿子,按照手艺“传男不传女”的规矩,将做甜酒的手艺传给了杨有粮。杨回城后,利用自家场地做起了甜酒,并挑起担子,走街串户叫卖。杨有粮始终牢记师傅教导:“事无不可对人言。”他说:“你做什么,怎么做的,放了什么东西,敞亮地告诉人家,不瞒不虚。自己安心做买卖,顾客安心吃喝。”正因为诚信酿酒,“杨爹甜酒”拥有一批十几年的熟客。杨爹现在不用挑担子去卖酒了,他们家在师敬湾55号开了一门面,杨爹的老伴负责看店子。儿子杨鹏决心发扬光大“杨爹甜酒”,他跟父亲学了1年工艺,现在把重心放在营销上。宣传画、酒瓶设计都出自他之手。今年1月,“杨爹甜酒”制作工艺荣获长沙市天心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

 

 湖南老兵李正祥。摄于64日上午7:51。李正祥,今年97岁,住八一路543号。在“湖南老兵之家""老兵档案"里,李正祥是长沙市第236号老兵。"老兵档案"载:李正祥(学名李正光),1920123日出生在湘潭县南谷乡余家冲一个普通贫农家庭。19387月被抽状丁参军,到重庆国防部调查统计局当炊事兵(下士)。1941年底随戴笠到长沙,经历“长沙会战”。其时不仅做炊事兵,还参加救助伤员和军需物质的搬运工作,协助部队抓获20多名汉奸。19446月长沙沦陷后到衡阳参与“衡阳会战”,因前方将士阵亡太多,最后后勤和炊事兵也参加了与日寇面对面的战斗,李正祥在一次战斗中被日本鬼子投的炸弹炸伤,被送到后方进行治疗。1945年后在南京国防部军法局和苏州监狱当炊事兵(下士)。1949年向解放军起义投诚。1979年在长沙市运输公司退休。李正祥虽近百岁,病魔緾身,生活不能自理,但他的脸上始终是那种视死如归的英豪本色——坚毅与执着。

 

九如里2号盲人按摩师(右一穿白衣蹬者)。摄于610日上午8:56。九如里2号老公馆里,有一个盲人按摩店。2个按摩师是一对同居的盲人。男的姓陈,女的姓梁。 梁师傅今年40岁,长沙市郊区人。在28岁那年,因视网膜脱落致盲。说起当年的不幸,梁师傅还显得心情沉重,“这是不幸的事,过不得想。”她与前夫育有1女,今年19岁。梁师傅4年前离婚。 陈师傅也是在28岁那年因一意外致盲。他们俩人眼睛“不幸”后,都学了按摩,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相识。梁师傅便来到陈师傅在九如里开的按摩店,和他一起生活和工作。梁师傅坚持把女儿带在身边。“妹子带在身边放心些。我了解她,好照料她、掌握她,掌握她的人生安全。她爸爸是个到处跑的人。”梁师傅说。 他们按摩,50元一个钟点。生意还不错,赚个生活费没问题。“2个人按摩赚的钱都归我管,他有份退休工资,每月还给我1000元。”梁师傅笑着说,“我们有时出去唱唱歌,喝喝茶,过去受了伤,现在要开心地过。” 梁师傅一再说她没有再结婚的想法,“我们在一起只是互相做个伴。几十岁了,还结什么婚罗。”梁师傅认真地说。

 

妙高峰岭巷的盛娭毑(左)。摄于812日上午8:12。盛娭毑,今年80岁,住妙高峰岭巷2号。祖孙三代同堂,孙子已成家,孙媳在步行街一商场工作,孙媳生活节俭,孝顺懂事,上班日一大早就做好中餐,用饭盒装好,带到商场吃,以此节约中餐钱,上下班都是骑电动单车。盛娭毑腰不好,做不了重活。她的头发全白了,对黑染发素过敏,便把头发染成了黄色。她家处在这条小巷当口,人来人往的,盛娭毑十分热情好客,遇到人,总是笑脸相迎,叫人坐坐。

 

西文庙坪273号邓家。摄于92日上午7:50。邓先生(镜子中男者),靖港人,与妻子租住在西文庙坪273号。他主要在外面接装修业务,空闲时也与妻子一起做火焙鱼卖,还利用273号当街的优势,顺带卖一些如茶叶之类的商品。他们有2个儿子、3个孙子(女)。妻子以带孙为主。他们和儿子在老家靖港都有房子。但为了赚钱,一大家子都生活在长沙。

 

学宫门正街48号的黄娭毑。摄于93日上午8:30。黄娭毑,今年81岁,长沙铝制品厂退休职工,老伴已去世,育有11女,儿子住了她的21厅宿舍房,女儿住在附近。儿女的房子都不大,所以,黄娭毑独居于此。这是公房,系解放后改造的资本家的公馆。黄娭毑住在公馆的附属房,楼地各1间。因长期未修,房屋破烂不堪,楼上房子漏雨。据黄娭毑说,房产公司有1年未来收租金,黄娭毑打电话给房产公司请派人来检漏,房产公司以没交租金为由拒绝来修。黄娭毑没有办法,自己七找八找,找到房产公司交了租金,好不容易盼来房产公司修房的,可他只用胶水敷衍一下,就走了。黄娭毑气愤地说:“电视里的干部那么好,禾解房产公司的干部是这个样子?!”

 

西文庙坪68号刘东胜家国庆升国旗。摄于101日国庆节上午10:40。刘东胜,今年56岁,3级肢残,长沙市航运局退休职工,曾为船长。自1999年下岗以来,一直在社区从事志愿者工作,如巡逻、守护消防器材等,在他的带动下,全家成为社区有名的“热心家庭”。几年来,每到“十一”国庆这天,他都要在早上6:00放国歌、升国旗。他说:“过去开船,都要挂国旗,养成了习惯。”党的十九大召开的那天,刘东胜一大早就打开电视,收看大会实况。大会正式开始后,他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看了3个半小时。《新湖南》对此还作了报道。

 

蒋家老屋的环卫工孙海棠。摄于1021日上午9:31。孙海棠,今年45岁,湖北监利人,8年前他与妻子、女儿一起来到长沙打工,他从事环卫工,打扫南二环线的一段,妻子和女儿在同一饭店当服务员。孙海棠的工作时间主要是在早晚,白天只需要间断性地去保洁,所以,他白天在家的时间多,一日3餐一般都是自己在家做。有时兴趣来了,他倒上1杯酒,独饮。难怪有人说,监利人舍得做,也舍得吃。他们租住的这间房是当地人用土砖搭建的棚房,地势低洼,房屋矮小,室内阴暗潮湿。厨房卧室混为一体。孙海棠说:“只赚得这点钱,只能租这样的房。” 

 

白鹤巷2号童娭毑。摄于129日下午254。童娭毑,今年80岁,湘乡市棋梓桥镇人,上世纪80年代与住白鹤巷2号的熊超再婚。熊爹祖籍江西,解放前跟随从医的父亲来到长沙。父辈在白鹤巷购置房产,解放后被政府没收大部分,只留了2号这几间,熊爹一直居住在此。 熊爹原是长沙市第二电机厂职工,有子女4个,1980年退休,201411月去世。童娭毑原来在乡下是村上的计生专干,1968年就入了党,有两子两女。童娭毑与熊爹结婚后,便在家里开了这个小南食店,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有300400元的收入。 熊嗲写得一手好字,食杂店的招牌就是他写的。街上还有人出钱请他写招牌。童娭毑是一个生活上很知足的人。她说:“我们是吃过苦的人。过去什么物质都紧张,买什么都要票,什么粮票,油票,煤票,布票,......反正什么都要票,买个香干、粉丝都要票。”不过童娭毑又说:“现在的物质丰富了,但日子没有过去过得安。”熊爹走后,童娭毑独自一人艰难地生活在这里。店子照开,但因为最近这里搞征收,搬走了好多人,生意越来越差了。据童娭毑说,熊爹走后,他的4个子女再也不来看望她了。对待拆迁补偿,熊爹的4个子女提出要钱不要房。而童娭毑提出要安置房。面对价值不小的拆迁补偿,童娭毑可能会面临不小的麻烦与纷争。

 

“霸老壳”臭豆腐世家传人许跃奇。摄于1216日下午4:13。“霸老壳”,是臭豆腐世家传人许跃奇先生儿童时的一个外号。许跃奇先生2003年从长沙市热水瓶厂下岗后,拾起父辈们保存了100多年臭豆腐的工艺、配方,开起了臭豆腐店,取名“霸老壳臭豆腐店”。201011月,他把店子开到了老街--化龙池,同时把最有特色的清蒸臭豆腐、蛋个个蒸臭豆腐推出市场。许跃奇介绍说,制作臭豆腐的关键是做好卤水。他制作卤水的方法是:取墨鱼、豆豉、冬笋、冬菇、黄豆、白酒、食盐,加清水煮沸,后倒入沙缸冷却,每天搅动一次,发酵后即成卤水。卤水可反复使用,且越久越好。每隔一段时间加料一次。湖南电视《都市频道》对他们的店专门作了报道。许先生曾把这个报道反复放在店门口播放,作为招揽客人的广告。他家住在消防巷8号,属于德雅路棚户区改造丝茅冲地块范围,面临拆迁。所以,他和他爱人放弃了化龙池店的经营,在家里开起了店子。最近,拆迁正紧紧推进,家里的店子也不允许开了。他正等待与拆迁办达成协议,搬迁。许跃奇和他的家人正面临居住条件和环境的一大转折。他既期待它的到来,又似乎害怕它的到来。



长沙是一个古老与现代并存、经典与时尚交织的城市。2017年,阿信走街串巷,时尚总是一个绕不开的画面,即使走在麻石街上,也时不时有时尚旋风扑面而来。阿信对此也捕捉收入镜头。这里选择部分展示,用镜头诠释对时尚的理解,并以此作为阿信2017年摄影总结之---时尚篇。图文、阿信

 时尚(fashion)一词在新华字典里的解释是:当时的风尚;一时的习尚。 

时,乃时间,时下,即在一个时间段内;尚,则有崇尚、高尚、高品位、领先之意。 

这里的“尚”是指一种高度。在如今社会里,多指就是流行得体的一些东西。 

不同的人对时尚的理解都不同,有人认为时尚即是简单,有人认为时尚是标新立异,有人认为时尚是一种生活方式。

时尚,源自“fashion”,是个地地道道的舶来品。

时尚就是前沿、先锋、革命,就是时髦、流行、风行”。 

从古至今,时尚一直流行于世。它存在于每个人的生活中,它常挂在众人的嘴巴边,影响着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艺术家说,时尚是一种永远不会过时而又充满活力的一种艺术,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灵感,它能令人充满激情、充满幻想。

 

时尚是一种健康的代表,无论是指人的穿衣、建筑的特色或者前卫的言语、新奇的造型等等都可以说是时尚的象征。

自由人说,时尚与快乐是一对恋人,他的快乐来自时尚,而时尚又注定了他的快乐。 

时尚离不开美,时尚是唯美的。 

简单地说,时尚就是“时间”与“崇尚”的相加。 

时尚就是短时间里一些人所崇尚的生活。这种时尚涉及生活的各个方面,如衣着打扮、饮食、行为、居住、消费、甚至情感表达与思考方式等。 

时尚引领潮流,是流行文化的表现。时尚的事物可以指任何生活中的事物,例如时尚发型,时尚人物,时尚生活,潮流品牌,潮流服饰等等。 

很多人会把时尚与流行相提并论,其实并不如此。流行是大众化的,而时尚是小众化的。时尚可以流行,但范围是十分有限的,如果广为流行,那还有时尚的感觉吗? 

时尚具有短暂性,总是今天来明天走,是短时段内的产物。当时尚延长到一定阶段时,时尚就变成了流行。 

时尚具有阶层性。想要过时尚的生活方式,就必须先了解自己身处的阶层,既要了解自身阶层的本质与特性,又要了解自身阶层的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更重要的是,还必须了解阶层中的人所具有和向往的生活方式。因为,只有完全了解这些,时尚才能被他们所认可和崇尚,才不至于变得不伦不类。 

法国时装展最能体现时尚的包容性,纵观时装展全程,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时装里蕴藏的各种国度的文化元素,它们有的张扬,有的内敛,有的放肆,有的性感。我们很难想象,还有哪一种时尚可以像时装一样更能体现这种包容性。 

总之,时尚是个包罗万象的概念,它的触角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一直对它争论不休。 

用户发表内容仅代表用户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看法。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图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em:94:]点个赞